Tender_Night

【天体幻象】(10)



高二下半学期开始了,兵荒马乱。
李泰容不知道文科班怎样,反正理科班从早到晚都被淹没在试卷里。已经去了国际班逍遥的徐英浩每晚回到宿舍,熄灯前总要背上一段英语演讲,抑扬顿挫长太息以掩涕兮。不仅马丁路德金还有乔布斯的棺材板压不住了,李泰容及隔壁宿舍的人也都想把他从二楼推下去。

幸好有春季运动会让学生们能够短暂的休息。
正在冲刺的短跑选手李泰容听到主席台上国际班代表徐英浩同学朗读了一嗓子英文加油词,以及句尾荡气回肠的 “李泰容❤️我爱你“。一口气没喘上来差点跑出个自发性气胸。

连续五天的运动会,Ten偶尔出现一会儿,比如开幕式的啦啦操。艺术生们仿佛是明星般的存在,Ten站在前排靠边位置,一群长发妹子们里面及其醒目。音乐中间有段Ten的popping solo,那时候全场都叫翻了天。

“哇……太chuai了。“
李泰容在运动员待机室听到了学弟的感叹,带着一股子TVB味儿。扭头看到感叹号脸的浓眉大眼。叫什么名字?黄嘻嘻? 李泰容一时想不清楚。

Ten经常去找李泰容,带把毛巾带瓶水,等待比赛的时间里坐在观众席上闲聊,完全不知道他俩风云人物已经成为了大家无聊课业之余的热门话题。李泰容时常感受到来自遥远的主席台上,徐英浩莫名幽怨的眼神。

最后一天结束的下午,李泰容收到了Ten的短信,说是在市里哪哪开始街舞预选赛。
“你来吗?“ Ten问。

高二短跑队喊他去食堂聚餐,李泰容随便找个理由推脱了,然后径直走出校门。
“当然了。“ 他回答。


Crew预选只是现场录像走一遍舞蹈,很快便结束。
泰容在演播厅台下好奇的东看看西看看,在他眼里,自动发光的Ten太神奇了。神奇的Ten在台上等待音乐响起的时候,竟然咧着嘴朝他笑。

录像结束后,Ten蹦下台喊他一起走,忽然有人叫住了李泰容。

“表哥?“

“嗯??“ 泰容才注意到擦肩而过的hiphop少年,军绿色帽子背心和迷彩裤,定睛一看,还想不起来是谁。

“泰容哥,我是李马克啊!我是你爸爸二姑的侄女的儿子啊!Don’t you remember me, bro?“
听到这句bro,李泰容恍然大悟,指着他说,
“噢!对!那个… 加拿大…小海鸥?李马克!你回国了?”

Ten饶有兴趣看着远房兄弟相认,然后接受了李马克的美式大拥抱。

“Ten哥,我哪天去你studio吧。”
马克执着的要到了Ten的电话号码。


他们在地铁站分别。Ten和泰容的方向相反,
“泰容,你帮我录视频了吗?”
地铁停在Ten面前,
“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门开了。

泰容瘪着嘴,不知道在想什么,Ten无奈的笑了笑,说,“今天谢谢啦,再见咯。”
泰容拉住他手腕,大步跨进车厢里,Ten瞪大眼睛望着他。

车厢略挤,他们站在门边,李泰容说,
“没事,我待会儿再坐回来。”

Ten笑着说,“那你不如就住我那里。别回学校了。”

“还要请假,挺麻烦的,算咯。”
距离极近,泰容看得清楚Ten眼角下面细小的疤,脸上那层透明色的绒毛,以及随着呼吸起伏,若有若无的薄荷香味。

地铁转弯时,Ten膝盖的痛感随着身体重心偏移越来越尖锐。他想要让自己认为那并不明显,然而一天一天的劳累,在台上表演时,需要足够坚定的意志力才能让身体忽略着这疼痛,令表情毫无破绽。

他皱眉,弓起右腿,把身体靠在栏杆上。

“怎么了?”
泰容问。Ten难受的抬起头。

“...腿有点不舒服...一会儿就好了...”

泰容伸手扶住Ten的腰,“严重吗?明天去医院吧。”

Ten摇头,声音很轻,像易碎的玻璃纸,
“明天要继续录比赛。结束之后,我会去的...”



Ten所说的结束,却是在一个月之后。

阿病哥Crew带着他走向了世界级舞台,Ten向学校请假两周去美国参加决赛。在那之前,他也很少来学校,仅做到最低标准的出勤率。像是从学校消失般,李泰容也很少联系到他。

街舞届每年一度的盛事,经过徐英浩孜孜不倦的宣传,吸引了更多同学的眼球。终于在决赛当天的晚自习,徐英浩在班里用投影仪公放了直播。然后,因为太闹腾被教务处点名批评。

正在用手机看直播的李泰容心想这不傻么,Ten的好,你自己了解不就行了么,为什么想让全世界都知道。

在舞台中央表演的Ten,总让李泰容觉得神奇。整个人像一幅流动的水墨或者油画,行云流水或浓墨重彩,任由世人欣赏罢,挑不出不和谐的一帧一笔。

而后,直播拍摄到他流泪的笑脸,捏住奖杯泛白的指关节。李泰容整颗心酥软成了棉絮,软乎乎的飘啊飘。直播结束后久久,他都没办法回神,书页空白,嚼之无味。

晚自习下课,回到宿舍,他为了躲避徐英浩暂时失去理智的无脑吹而躲到阳台上吹风。远远望去,通向图书馆的路上有暖黄色灯光,让他想起一年前给Ten补习物理的场景。
出乎意料的,手机响了,Ten的来电。
他非常认真的倾听着他的用词,他声音的细小颤动,和每一次好听的呼吸。


“泰容,嘿嘿,我今天表现的还不错吧~”
“...那个......”
”......明天要去做手术了...我有点怕。”
“如果,真的,像医生所说。”
“......如果,不能跳舞的话... 我该怎么办啊......”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