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der_Night

【天体幻象】(6)


高一下学期分科之后,李泰容和Ten的教室隔了一个操场的距离。

Ten走艺术生路子,期末联考结束后开始放飞自我。经常在舞室练到深夜,Ten偶尔会想起联考前,每晚跟李泰容在图书馆补数理化的那段时间。托学霸的福,Ten没有补考然后选了文科。
对于他排名没有在这所有名的升学高中垫底这件事,父母有些吃惊和欣喜,通过信用卡给了奖励,然后继续在远隔太平洋的异国土地上埋头工作。

宿舍教室、室友同学,都换了。随着这些变化,李泰容与他的距离似乎也越来越远。Ten有几次编辑了短信想约他出去走走,反复想了几遍之后,放弃了。

他以前的室友徐英浩倒是特别仗义,最近迷上了摄影,三天两头逃了晚自习去Ten的舞室瞎晃悠,有时跟着音乐乱扭,有时坐在地上捣鼓摄像机,经常也帮Ten录练习视频。


“喂,你别跟个变态似的一直拍。”
Ten有点偶像包袱,自认为脸状态不好的时候会很反感徐英浩拿他作摄影练习。
徐同学一脸委屈,“你怎么能说我像变态?你瞅瞅我把你拍的多好看。”

Ten提着一壶水盘腿坐到徐英浩身边,
“...还行吧...... 我要开始减肥。”

“减肥?减毛线啊。”徐英浩瞪了他一眼。

“你不觉得我脸很圆么?”

“你再瘦就上天了。昨天李泰容还说你瘦来着。”

Ten听到那个名字,来了点精神,
“谁?”

“哦对,你还不知道,新宿舍李泰容睡在我旁边铺”,徐英浩给相机换了个镜头,对准Ten的脸拍了一张,“我跟他不熟。昨天整理你练习视频的时候碰巧被他看到了。”

“哦。”

“他问我,'这是Ten吗?'”
徐英浩笑道,“这是我第一次听见这哥们儿声音唉。都知道他酷,可说话声音竟然跟猫一样。关键是,他当时就站我旁边不走了。”

“干嘛?”
Ten好奇的问。

“看你视频啊。毕竟他也是你朋友,我理解。”

徐同学把相机装进背包,Ten和往常一样让他先走,自己练到很晚,然后一个人安静的回宿舍。



室友们都睡着了,Ten轻手轻脚完成了洗漱,头发没干,上面搭了条毛巾,他摸黑坐在床上翻看手机。

微信不停往下翻,李泰容的上一条消息是在半个月前。时钟指向零点的时刻,Ten放弃思考,发送了一句话,然后静音,锁屏,闭上眼,睡觉。


【学霸你周末也忙么?】
Ten没有很想要他的回复,大不了隔天当面问一句。多大点事儿。他莫名觉得安心,陷入梦境的时候,手机屏幕亮了,又暗下去。



【不忙,学霸很闲的。】





评论(1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