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der_Night

【铁盒玫瑰】(12)


Johnny看着男孩一天一天的长大,高一到高三,十七岁到十九岁。磕磕绊绊,喜怒哀乐。Johnny不经意间把他的衣柜和冰箱填满,帮他订正不及格的物理试卷,每周看他同伴们录的街舞视频,偶尔陪他打游戏逛商场,半夜里隔着墙壁听男孩和青梅竹马的越洋电话。

Johnny曾经思考过Ten的关系,却一直没有得出结论。当Ten的小伙伴们见到他的时候,Johnny犹豫了0.01秒,而Ten已经笑眯眯的帮他做自我介绍,
“这是Johnny...... 我 表哥,是一个厉害的科学家。”
原来在Ten眼里,自己是个表哥啊。Johnny没有在意那些小孩子们,撇了撇嘴继续忙自己的工作。
Ten对于自己来说,到底算什么。这个问题有点复杂,Johnny找不到确切的答案,他只知道自从Ten住在这里,自己几乎没有再失眠过。


男孩跳舞很棒,他学了很久,练习也非常刻苦,随着舞社参加过大大小小的街舞比赛,每次都能在成人组拿到好名次。
Johnny去看过一次freestyle半决赛,他不懂街舞,但是看得出Ten跳舞的样子太过迷人。表情,舞步,诱惑感。

他很有天赋也不乏努力,只是太年轻。battle的时候攻击性不够强。面对老练又太过挑衅都对手,Ten明显不知所措。对方几个侮辱性质的动作看得Johnny很想揍人并且把Ten抱回家。但男孩其实没有他想的那么弱,总能诙谐又强硬的把对方怼回去。最后跳完了,双方笑着互相给个拥抱,不打不相识。

Johnny一直注视着这个坠落人间的天使男孩,当然很喜欢,有谁不喜欢这样美好的人。以为Ten长大了之后会去当明星,或者在舞团里无拘无束的以跳舞为生,一辈子做个无忧无虑的少爷。直到Ten填大学专业的那一天。


那天Ten趴在沙发上,在志愿书上写了机械工程几个字,想了两秒之后又添了计算机。
Johnny看到了之后觉得不能再奇怪,把那张纸扯过来,很严肃的问他。
“为什么报这两个?”

Ten看了他好久,最后像是犯了错误的孩子垂下眼帘,缓慢地说,
“我...... Johnny,我告诉你的东西,你要跟其他人保密哦,我只跟你说。”
Johnny第一次知道Ten竟然也会隐瞒。

Ten告诉他,自己的家族世代经商,主要做小商品零售和房地产,最早在中国潮汕,后来到东南亚一带,现在主要阵地是在日本和泰国。

“这些跟你学机械有什么关系?”

“实际上...... 这些只是表面,人们不知道的是,从我爷爷的爷爷那时候开始,我家就是搞军火枪械的。”

“那是你家,又不是你。”

“... 可是我不学不做的话,他们也没办法解脱。”

“谁?”

“......家人...”

Johnny陷入了沉默,Ten拉着他的手,一字一句的说,
“半年前吧,也就是我十八岁生日那时候,我爸还在俄国演习,他请了假回来看我,跟我说......”
“玩够了就开始做正事吧。”


Johnny看着Ten的眼睛,问他,
“你为什么不选择安全轻松的东西,比如跳舞、比如绘画和设计,你有才华,如果是经济问题的话我完全可以帮你解决。”

Ten很是无力,手垂了下来,
“Johnny...... 如果我能成为一名优秀的机械工程师,是不是可以像你一样。”

Johnny不解,Ten想要像自己一样?
“你就是你,没必要像我一样。” 甚至你根本不清楚自己有多好。


“是不是就能像你那样独当一面,做一个真正的男人。”
Ten在自说自话,他一直没有告诉Johnny,自己很崇拜他,特别是Johnny戴上护目镜和口罩工作的时候,在Ten眼里就是神圣的高不可攀的科学家。于是也幻想着自己是否能成为他那样的人。

男孩笃定的目光让Johnny晃了神,自己可能管的太宽了,Ten真正想要什么只有他本人才知道。
“... 随便你怎么填...... 我只是觉得,你适合做你喜欢的事情。”

“......”
Ten低下头看了又看志愿书上那几个字,慢慢合上了那张纸。
“Johnny,你会支持我吧……”

男孩再次拉着他的手,Johnny捏了几下他软软的小手,轻轻叹了口气。
“......当然。”




然后在曼谷大学的开学典礼上,成绩优异的Ten作为学生代表发言,那时Johnny被曼谷大学医学院做研究的同行们邀请去授课,因为Ten说过想听他讲医学知识,所以习惯足不出户的Johnny答应了每周去讲科普性质的讲座。

大学生Ten住进了宿舍,和高中时就认识的在玹道英住一间,周末有时忙于课业和社团活动,回家的时间并不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孤单寂寞了,Johnny答应了学校邀请以长期教授的身份授课。

但是Ten在开学一个月后,忽然每天都往家跑,好像宿舍一到晚上就不能住一样。

“Johnny,我每晚都回来睡好了... 你晚上下班的时候顺便捎我回家吧...”

Johnny倒是挺开心,嘴上还是问了一下,
“不住宿舍了?”

“... 那个,在玹和道英...”

“欺负你?”,一瞬间吹胡子瞪眼。

“不不不...... 他们俩... 唉Johnny我问你,两个男的也能做那种事吗?”

“...哪种?”

Ten脸已经红到了耳朵根,皱着脸直跳脚,
“就是...没法说的那种......”

Johnny明白了,
“哦... 能的。”

Ten尖叫着蹦了老远,
“噢天啊我以后怎么面对他俩......”

“你觉得恶心?”,Johnny问他。

“... 倒不是恶心..... ”,Ten半躺在沙发上扭曲着身体,Johnny看着觉得好笑,想逗逗他,于是靠了过去。

手臂撑在Ten的耳边,两人距离极近挤在一张沙发上,Johnny在Ten惊诧的眼神中慢慢俯下身,看着Ten漂亮的大眼睛,精致的鼻尖嘴唇,修长的脖颈,还有呼吸中清凉的甜味,理智告诉他亲下去可能不太好,但Johnny有近乎自负的自信,Ten应该不会拒绝他。

那时Ten感受到了Johnny身型上的压迫感,就像成年雄狮压住小狮崽那种感觉,被类似猫科动物捕猎时的眼神锁住,动弹不得。奇怪的是,就算距离那么近,Ten却不觉得不舒服。Johnny的帅脸近看更帅,还有点性感,照这个姿势,接下来难道是像在玹和道英那样?亲亲?

Ten瞬间醒了过来,侧过脸避开了Johnny的视线,脸红到脖子跟,心跳加速,忍不住用手遮住脸喘气。
Johnny看着男孩的样子,哑然失笑,起身之后揉了揉他的头发,
“你真可爱呢。”

“你......你什么意思!......”
Ten坐起身冲他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被耍了,不开心的跑到书房,一边在心里diss不好意思个毛线啊都是男的......

Johnny手上还残留着Ten身上洗发水的香味,嗅了一下,确定是自己最喜欢的味道。





To be continued......













评论(1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