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der_Night

【铁盒玫瑰】(11)


李马克在教学楼的走廊里伴着上课铃声狂奔,背包和耳机飞了起来。课表上的401教室就在眼前,下一秒他冲进了教室后门,果断的坐在了倒数第二排的空位。

飞舞的耳机随着他的动作摔在桌上发出巨响,铃声在这时停止了,李马克喘了口气,擦了擦汗。同桌的男生轻轻笑了一下,马克回过神以微笑打招呼。

他惊讶的发现这是他来到曼谷一个多月以来第一次见到肤色这么白的人,还是个男的,大眼睛高鼻梁唇红齿白,挂着黑色耳环耳钉。李马克看呆了。

同桌的漂亮男生认真的听讲,而李马克还没缓过神来,盯着同桌那花纹繁复的铁质文具盒发呆。


生物力学概述。
这是选修课,选在周五晚上这种心浮气躁的时间段,整个教室却座无虚席。两节课持续了一个半小时,几乎没有人离开过座位。李马克不止一次想出去走走,连连犯困。并不是他不想好好学,而是因为老师时常讲泰语,他听不懂。

马克在这所曼谷大学做交换生,从漫天飘雪的芝加哥到烈日当头的曼谷,起初抱着来旅游和看东南亚美女的心态,然后发现在这里跟在母校没有太大差别,身为机械专业大二学年的理工男,不认真做作业就真的拿不到学分。

马克觉得累,索性不听了,看着同桌白皙的右手手背不停记笔记,心里抱怨着老师怎么不讲英文。

挨到了下课时间,老师竟然拿出花名册开始点名,李马克在心里骂了一句狗屎。




“Mark Lee.”
Ten看到旁边的同学紧张兮兮的答到,金黄色的卷发像自己以前养过的金毛,看样子应该是个学弟。这位学弟拿着u盘找老师要ppt,老师摇了摇头然后走了。等Ten收拾好了笔和本子,路过教室门口时又撞见了垂头丧气的马克。

他挡住了Ten眼前的路。

“同学,你怎么了?”,Ten礼貌的关怀了一句。

马克一愣,听不懂,皱着眉头说sorry。

这时同样刚上完艺术鉴赏课的在玹和道英围了过来。
“Ten,他是谁?”
“啥?听不懂?外国人吗?”
“没关系小兄弟,走走走吃宵夜,Ten请客。”
道英把马克拉到怀里,在玹发出的杀气让马克打了一哆嗦。


从那天以后,马克加入了他们的小团体,按道英的话说是因为觉得小兄弟面善,实际情况是因为马克宿舍和他们仨的宿舍离得近,而且马克和Ten同专业,都是机械工程,但Ten比他高了两个年级。因此一来二去就混在了一起。

马克不理解的事情有一件,道英和在玹一个是学广播一个学表演,都是搞艺术那一挂,怎么Ten学长美得像仙子一样却修的是糙汉子的机械设计和计算机双学位。马克只学机械都觉得累,没想到Ten学长除了这两项以外还修了生物力学和医学基础的选修。

Ten学长平时话不多,喜欢笑,偶尔和道英他们玩疯了的时候挺闹腾,但大多数时间是在认真看书做事,李马克觉得佩服,于是半路上报了医学基础这门选修。为了赚学分,更是为了多接触Ten学长。



一天下午的医学基础课,马克早早到了教室,空调温度刚刚好,他托着下巴等待着。
透过教室窗户看见了Ten,他这天穿了一件宽大的白衬衫短袖,走路带风,他身边有一个高大瘦削的男人。
进入教室里,那两人自然的分开了,Ten看到了马克小鹿一样的目光,微笑着走到了他面前。
“Hi Mark,classmates again~”

Ten的脸真的好看,马克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移不开的目光,他觉得Ten漂亮聪明,更有神秘冷淡的气质,马克想都没想就问他,
“学长,你选这门课也是为了刷学分吗?”

Ten笑着摇了摇头,
“......我对医学很感兴趣的。”

Ten冲着讲台上瘦高的老师眨了眨眼,马克随着Ten的视线看向讲台。这位老师应该就是刚才和Ten一起走的人,戴着金丝框眼镜,枯黄的头发随意拨向脑后,看起来有些疲惫,但是非常年轻。


【等等,这个人,在哪里见过。】
看到那个人,马克忽然觉得大脑像被猛地一击,紧锁眉头,脑海不由自主搜寻着与这张脸相关的信息,越往前回溯越觉得绝不是很美好的记忆。

马克深深的低下了头,冷汗在额头、后背,手掌心。心脏跳动太过频繁,马克脸色苍白瞳孔放大。
像见了鬼一样。

没错,就是见了鬼。

他想起了芝加哥那个狂风大作的夜。在学校社团里忙到太晚的马克,独自一人从学校后门一条鲜为人知的小路走回家,那个时间点,行人寥寥无几。

没有月亮的夜晚里阴风四起,马克胆子大,走进黑黢黢的巷子里心里还是有点虚。他听到了说话声,不止一两个人在巷子深处,这群人点了烟,借着微弱的火光,他看到了四个人,其中有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马克害怕遇见小混混或者劫匪,转身想离开这个巷子。

忽然听见几声沉闷的呻吟和重物摔倒地上的声音,然后是三次连续的“咻”声。

消音器。
枪。
马克汗毛都竖起来了,想都没想撒腿就逃,该死的好奇心让他转过头多看了一眼。刚好那时被乌云遮住的月亮崭露头角,月光清冷。

只有一个人还站在那里,还保持着拿枪对准倒在地上的人的姿势,枯黄的头发,淡漠的眼神看向马克。
他们看到了彼此的脸。马克恐惧又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十五岁的李马克目击了命案现场并且被凶手看到,竟然还能顺利活到二十岁。
从那天之后,同年级有三个人失踪了。奇怪的是这起案件仿佛没有发生过,只是作为人口失踪案被压在案底。

这三个人是臭名昭著小混混,家境并不好,李马克和大多数本校生一样讨厌他们,但是因为一件事而对他们恨之入骨,具体原因实在难以启齿。
如果试图再把这些事情讲得通俗易懂一些,李马克并不狂妄的认为,他已经清楚了这个案件的始末动机。他也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能活到现在还没有被灭口,因为凶手有足够的自信,相信李马克绝不会去把他公之于众。


马克认得那天晚上那张脸。
徐英浩。
是他已经死去的男朋友的哥哥。





To be continued......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