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der_Night

【铁盒玫瑰】(10)



男孩匆匆离开的那个下午,天气真的很好。
Johnny从那所金碧辉煌的医院里出来时,夜空是漂亮的深蓝色。他很清楚数据其实不必劳烦亲自来取,他只是想出门走走,却没能遇见Ten。

【我晚点回来。】

这个时间够晚了,Johnny猜他应该已经回去了。

清清爽爽的街道,橙黄色的路灯,Johnny喜欢这个城市。回家路上听到一串清脆的铃声,几个孩子笑着闹着推搡着,街边面包店门上的铃铛晃个不停。

他推开了那扇小木门。


“I'd like a chocolate cake.”
Johnny说。糕点师微笑着告诉他可以现做,只需等待半个小时。想了三秒钟,Johnny补充了一些条件。

“... a birthday cake,with ...some strawberry decoration... ”

“女朋友的生日?”

“No no......”

“蛋糕上要写什么字呢?”

“Uh......”

“蜡烛要哪个数字呢?”

“Uh...”
记不起来Ten到底是16还是17岁,18岁也有可能。

糕点师妹子把Johnny判为不记得女朋友年龄的渣男,一脸埋怨和怒气。
“To whom?”

好麻烦。给谁的?当然是给Ten。
“... To my cat.”
就当他是住在家里的猫吧。


当Johnny全身都被熏成了甜腻的焦糖味儿,昏昏欲睡时,蛋糕做好了。
提着缎带盒子走回家,他猜Ten已经睡着了,因为明天是周一。


【To whom?】
【To my brother.】
Johnny当时很想这样回答,可自己从没给真正的弟弟买过蛋糕,因为自己不喜欢甜食。而且Ten又不是弟弟。


打开家门迎接Johnny的是仪器嗡嗡作响,水箱里红色小鱼安静的游动。

Ten不在。

墙上的钟已经指向十一点了。
他可能又在泰容家里打游戏。Johnny这么认为。
不知是不是因为人与人之间的生物钟能够相互影响,最近和那孩子在一起待久了,Johnny在十二点左右就能够跌入梦境。

他潜意识让自己保持浅眠,为了能听到男孩回来时的敲门声。醒的时候是半夜,他感到窗外凉飕飕的冷风,Ten还没有回来。
Johnny看着窗帘下的月光,脑海中浮现了男孩和他,在这样的夜晚里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好像整个世界都在沉睡,只有他和Ten醒着。

也许自己该去找他。去他家,学校,舞社、甚至李泰容家,确认他是安全的。可如果他已经失踪了,去哪里找又有什么意义。

以前弟弟离家出走那么多次,Johnny一次也没找到过,可最后还是安然无恙嬉皮笑脸的回来了。

睡不着就坐在落地窗前紫色沙发上,看着熟悉的天空一层一层被点亮。
到了平日里总是被闹钟聒噪声惊扰的清晨,这里还是寂静。

手机突然收到了一条消息,
“Johnny,对不起,我在家。”
少年在清晨体贴的想到了他的担心。

然后就没了下文,Johnny的一天开始了,繁琐的工作和工作,他已经不太能记起来自己以前是如何对这些事物产生兴趣。现在看来,谋生都显得多余了。




【如果,每天在你屋檐下躲太阳躲雨的流浪猫从某一天开始,不来了。】

巧克力蛋糕已经过了保质期,Ten还是没有出现。不知道他的生日是如何度过的。Johnny忽然想起了男孩赖在这里不走的那天说过。

【等我邻居回来了,我就回家。】

可能邻居回来了吧。
Johnny觉得还是非常有必要见Ten一面,不然心里一直想他,这样很影响工作。

Johnny沿着傍晚的街道走下去,走进一片别墅区,以前Ten带他来过这里,那次遇见了给花浇水的Vera。
两座房子都没有亮灯,透过Ten家隔壁的栅栏和层层叠叠的绿植,Johnny看到Vera家花园里有地灯微弱的亮光。

Johnny按响了隔壁的门铃,没有人回应。他能听到花园里传来窸窣的声音。使劲推了一把铁门却发现门根本就没有锁上。

这所房子,像一个植物园。Johnny观察着四周往前走,拨开垂下枝头的枝蔓花朵,呼喊男孩的名字。
“Ten?”
小路通向花园中央的喷泉水池,绿树环绕,乳白色鹅卵石铺满了这片空地。
脑海中的男孩现在就站在那里,提着水壶给植物浇水。白衣黑发,侧脸漂亮的鼻尖和嘴唇。
Johnny松了一口气。


Ten眼前年轻高大的科学家一直是个神情淡漠的人,天色已暗,Ten看不清他的表情。
“Johnny,你来啦。”
然后回过头继续浇水。

他的心情可能不太好,
“你没有锁门。”

“哦...”
闷闷的回答。

“这很不安全。”

“嗯...我过会儿去锁。”

“生日过的怎么样?”

“......生日?”
Ten仰起头仔细想了想,
“和泰容他们一起吃了个饭。”

“邻居回来了?”
问完之后Johnny觉得自己有点傻,两栋房子都灭着灯,这家人应该是没在。

Ten把水壶丢在地上,袖口擦了擦脸上的汗,歇坐在水池边上。
“没有,走了。”

Johnny看着他,没再说话。
男孩笑了,咧着嘴巴笑得眼睛弯弯。他说,
“...你知道吗,亲戚们都说我很乖...从我能记事的时候起,我爸妈一直很忙,经常留我一个人在家。”
“后来啊,隔壁的一家人来到这里,我就喜欢在这园子里玩捉迷藏,这一家人很热闹。”
“Vera她喜欢的花,我不管的话,就会枯萎吧。”

男孩一直笑着,指着自己说,
“那也无所谓了,反正现在就剩我一个人。”

Johnny伸出手,还好男孩并不是玻璃那般一触即碎,肌肤的触感和想象中一样。
“你一个人吗?”

Ten别过头,笑脸伴着眼角一滴泪水,他在强忍着。
“...一直都是啊。”

Johnny的手悬在半空中,倔强的男孩似乎不需要他的存在。但是Johnny觉得并不是这样。
“跟我回去吧。”


轻轻揽过他,Ten低着头,额头撞到了Johnny的肩膀上,顺便把那几滴羞耻的眼泪给抹干了。

Johnny揉了揉他的头发,
“曼谷的植物不会枯萎。因为有很多很多的雨水。”


男孩没有搭理他。

“而且,不是只剩下你一个人,还有我。”
在自己领地里撒野的猫,就是自己的猫。Johnny这么决定了。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呢?】
Ten有些奇怪和疑惑的看了看Johnny,却没有说出口。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