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der_Night

【铁盒玫瑰】(8)


Ten承认自己跳舞的时候总有一种世界巨星的感觉。
追根究底的想一想,一方面是那些动作舞步对于他来说很简单,另一方面是因为studio里总有一批比较狂热的粉丝给他面子为他欢呼尖叫。

这是很满足少年的自尊心和虚荣心。


Ten觉得可能是最近自己越长越帅,帅的人神共愤令她们难以自拔,可能也因为没有Vera在身边帮他驱赶狂蜂浪蝶。
所以Ten礼貌的拒绝好像一点不影响那些人的热情。



终于有一次在studio里被几个陌生女子用闪光灯怼着脸拍照闪得他很想骂人忍无可忍。刚好那几天李泰容求死求活的请他加入篮球队。

于是,Ten决定,
在那群不知道哪里跑来的迷妹们从studio里消失之前,他不去那里练舞了。

每天被视奸还不如跟李泰容他们打篮球。
反正家里有一间敞亮的练功房。
富家哥不愁没地方练舞。





Ten每天上学放学都有点不习惯,Vera已经一周没来上学了。以往隔壁总会灯火通明,现在叔叔阿姨却很少在家。Ten几乎每天晚上都给阿姨打电话,有时候没人接,有时候听到阿姨疲惫的声音,得知Vera在住院,医生建议静养,所以她会在适宜探望的时候告诉他。

然后Ten等了近一周,心里着急担心难受不已。




在球场上挥汗如雨,能缓解这些心情。

李泰容毫不留情的砸球到他身上,
“喂!别跑神啊。”

Ten拍起球,抬手跳投,球远远的越过泰容头顶,漂亮的空心。

泰容呲牙咧嘴冲他笑,Ten张开双臂抬头,一副全宇宙老子最牛逼的样子。


球场上只剩两人。
少年们毫无缘由的哈哈大笑,累得坐到在地上,仰望深蓝的夜空,相互无言。

汗水蜇眼睛,Ten眯着眼看着旁边李泰容。不得不说,这个只比自己高了两厘米却能制伏一群高个子的牛逼哄哄的李泰容,某个角度和光线下看起来还挺帅。

李泰容开口说话,
“Ten啊,我觉得吧,只要是你想做的事情你都能做的很好。这一点我很羡慕。”

这话虽好听,从李泰容嘴里说出来,Ten还是得想想他是不是有什么意图。
“哟,leader TY,您真抬举我。”

泰容看着Ten难以捉摸的侧脸,挺认真的说,
“我知道很多时候你会选择不争不抢,但这并不代表你认真起来会输给别人。”

Ten打心底是服李泰容的,原因的其中一条就是自己很少会这样主动掏心掏肺的讲心里话。
“嗯,我知道,打篮球就是要去发起攻击嘛。”

夜风轻轻吹乱了少年的短发,泰容笑了起来,
“但是我没想到你会为了哈姆雷特的角色跟我急。”

“唉... 那次我不是输了嘛,还不满意?”

泰容认真的看着他,
“可她还是最喜欢你吧。”
然后仰起脖子笑得更放肆, “Ten啊...... 你哥我被拒绝了。”


Ten望着远处高楼上忽明忽暗的红色亮光,泰容看不懂他眼中的东西。

少年的迷惑和苦闷,伴着汗水慢慢蒸发,渴望能够随夜风飘散而去。

Ten看着泰容深黑的瞳仁,
“... 等到医生允许的时候,我们都去医院里找她玩吧,过了一周了,她肯定被闷坏啦。”

泰容站起身,伸手要拉他起来。

Ten握住他的手,站了起来,
“她喜欢玫瑰,你可以送她香槟色的。”

因为红色的情人玫瑰,应该是由我来送。Ten在心里这样想。





Ten越来越不想一个人吃晚饭。
他也不想承认自己面对孤独时的脆弱。

两座空空荡荡的大房子,就算自小独自生活,他也只是个十六岁少年,正是细腻敏感的年纪。

多年朝夕相处的小伙伴现在生死未卜(可能有些过于神经敏感),茶饭不思一点也不假,Ten早早躺在床上却也睡不着。



他曾经考虑是否可以去李泰容家住几天,结果第一天就被他的姐姐和妈妈超级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爱护搞得心有点累,以至于怀疑自己是否长了张母胎婴儿脸。

李泰容对他深表同情,跟家人找了个借口把他送回家。看到了Ten家宅子和隔壁同样的Vera家,不忘感慨连连。
“唉你们这些有钱又好看的人果然只会和有钱又好看的人玩儿。”

Ten甩了他一个大白眼,
“你这是变着法儿夸自己是吧。ps4玩不玩?”

结果是李泰容和Ten打了一晚上游戏,第二天的课堂上睡得很嗨双双被老师怼成狗。


所以说轻易不能去李泰容家,虽然他姐姐很漂亮,他妈妈做饭很好吃。




Ten某天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过后,回家收拾了一小背包的生活用品,朝着那座地标性建筑出发。


首先他希望Johnny没有出差之类的。

敲开门之后看到Johnny困感十足的双眼皮,Ten非常自来熟的走进屋,啪嗒啪嗒跑到Johnny的书房,把背包一放,坐在书房的沙发上,认准了这个地盘,然后掏出买来的汉堡大嚼一通。


Johnny忙完工作之后走进书房,看见Ten四仰八叉躺在沙发上戴着耳机打psp。

Ten招呼他去吃刚才买来的汉堡,眼睛始终没离开游戏机屏幕。

Johnny抿了一口没气儿的可乐,看着男孩散了一书桌的牙刷牙膏之类的东西。

“你要住这里?”

Ten立刻暂停了游戏,翻起身端正的坐好。
“Johnny先生,我因为家中无人看管,独自生活有点害怕,所以只在你这里住不久,等我邻居回来了我就回家。”

Johnny并没有拒绝的意思,男孩紧张兮兮的看他的脸色,像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狗。Johnny觉得好笑,
“住吧。随便你。”

Ten双手握拳,刚准备拿起游戏机继续。Johnny向前走了几步,凑近看着他,压低声音说,
“我是个陌生人, 你难道不害怕?”

Ten直白的盯着Johnny的眼睛,没有一丝波澜,
“怕什么?”

这双大眼睛像一面镜子,一览无余的只有自己。
Johnny勾起嘴角微笑,轻轻揉了一下男孩几乎遮住了眼睛的额发,乱蓬蓬。

“没什么。
但我不会像你爸妈那样照顾你,没有时间。”

Ten笑嘻嘻的说,
“我知道,不需要那样。
有你在就行了。”

还有一句话在心里没有说,
其实爸妈也没怎么照顾过我,只是往卡里打钱而已。



Ten参观了浴室,发现Johnny竟然只用肥皂洗澡,简直不可理喻。
Ten把Vera送给他的洗漱用品摆的整整齐齐,然后披着海绵宝宝浴巾开开心心的去洗澡。

Johnny在书房看到Ten随手扔在桌上的学生证,捡起来发现这孩子和自己猜想的一样,未成年。
Johnny注意到他的生日,就在几天后。


那么近。

很多年,Ten的生日都在Vera家过,所以好像每年都有两次生日。

Vera会送他奇奇怪怪的礼物,比如花哨的围巾,奇怪的杯子,还有贵的吓人的平衡车。
有一年她送了他一只小乌龟,然后这个爬行动物在某天失踪了,不知道爬到哪里去了。后来Vera在Ten的电视桌底下发现了已经变成僵尸的小乌龟,吓得差点把电视给砸了。



几天后的Ten就满十七岁了。
他想早点许愿,希望在那天能见到活蹦乱跳的Vera。



评论(10)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