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der_Night

【天体幻象】(5)


“这是哪?”

“嘘......”
Ten走在前面,扭头让李泰容小声点。泰容谨慎的捂住嘴巴,跟着Ten快速穿梭在黑暗的小巷里,翻过了一面长满了藤蔓植物的矮砖墙。

眼前是一栋栋干净整齐的建筑和宽阔的绿地操场,Ten说,“这是我以前的学校,刚才走过的是我的逃课路线。”
他眯起眼睛,伸手指向前方的高楼,“我们去那里。”


明亮的月光透过窗子,整栋楼安静极了。电梯间能够运行,电灯却是坏的。
“Ten... 我们不会被关进去出不来吧?”
泰容一脚踏进去,又被这封闭的黑暗空间吓到了。

Ten咽了咽口水。
“我觉得不会... 或者...你愿意走楼梯到十楼?”

泰容踏进另一只脚,电梯关门了。闪烁的红色数字提醒他们电梯运行正常,一片黑暗中,Ten抓紧泰容的袖口,声音发抖。
“喂,我...有点害怕啊。”

泰容感觉Ten的身体紧贴着他,洗发水和衣服洗涤剂的香味熏得他有点飘忽,Ten的声音也贴在他耳边。泰容心想明明是你拉我进来怎么你也害怕了?他笑着说,
“没事,有我呢。”



电梯门开了,两人同时喘了口气。十楼走廊距离月亮更近,那晚暗蓝色空气在李泰容的记忆里仿佛是浓稠到能够减慢光速的那般静谧,一切都像冗长的慢镜头,Ten是他眼中唯一的主角。

Ten走到一间屋子便停下脚步,隔着玻璃窗张望,屋里零零散散堆放着学校闲置的器械,空荡的场所,落满了灰尘。
屋子被落了锁,他推开玻璃窗,熟练的翻了进去,然后伸手把泰容也拉了进来。

他扯掉落地窗前那块遮挡灰尘的白布,映入眼帘是一架大块头的天文望远镜。
泰容睁大了眼睛,凑过去左看右看。

“这是以前天文社团一个前辈的望远镜,他毕业之后就没人会玩这家伙了...我觉得你应该对它很感兴趣。”

泰容从口袋里掏出纸巾,认认真真擦拭这个大块头,一边不停念叨着,
“有钱真好... 这么贵的望远镜说不要就不要了。”

Ten撇嘴,“用它能看到星星吗?”

泰容调好焦距,把位置让给他,“你看。”

Ten皱着眉头,“一点点亮光,看不清。”

“理工大的观测室里有长时曝光摄像机,拍出来才好看。”

“哦,早知道就不带你跑这么远了。”
Ten挠挠头,伸手去抓空气里的尘埃。

“为什么?来这里我很开心呐。”
泰容朝他痴痴笑着,走到落地窗边把窗帘完整的拉开。那一瞬间,月光照亮了整间屋子,漫天星光点缀着深蓝,远山叠嶂若隐若现。
他说,“这里是城市边缘,光污染很少,星星很亮。”

Ten望向窗外广阔的视野,一时间大脑空白。蓝色月光洒满他们所在的空间,风扬起白纱,吹散尘埃。他耳机里节拍律动无比清晰,身体不由自主迈起了舞步,手指随着节奏,然后是全身关节。

踩着月光,少年身影肆意灵动,发丝随风飘舞,灵魂的自由和欢乐没有办法单单封印在骨头里。

“泰容,以前我也经常一个人来这里练舞,只是一直没发现,窗子外面风景那么漂亮。”

李泰容呆呆望着Ten,墨黑的眼睛闪着光。他向Ten伸出右手,Ten把他拉起来,两人盯着对方的脸傻笑。



“你看出来了吗?我跳舞是专业的,但我要学要练的还有很多,我一定会赢更多的比赛,成为特别厉害的舞者。”
Ten在回去的路上骄傲的说。泰容第一次见到他这样开心和生动,心里觉得欣赏又佩服,因为他并没有像Ten那样对自己明确的认知和计划。

可泰容太喜欢他充满自信的笑脸,
“你当然能行,我是你的粉丝,一定去现场给你加油。”

“说不定泰容你以后也会像伽利略那样,发现个星星之类的,然后给它取个名儿叫泰勇星哈哈。”

“什么呀?这名字太难听了。”

“你的名字啊怎么就难听了?”

“......应该给星星一个有意义的名字,比如......”

“比如?......”

“比如我认为最重要、最有意义的...”

“那是什么啊?”

“这不能跟你说。”

“... 不如叫Chittaphon得了,我的名字。”

“让我考虑考虑。”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