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der_Night

【天体幻象】(3)



“喂,Ten,交卷子,就差你了。”

“好好,马上。”
Ten飞快的补上自己的名字,叠好试卷递给道英。

“每次都是你最后交,对其他同学不公平哎”,副班长道英抱怨道。

“啊~~照顾我一下嘛... 我很努力了...”

“真的?”
道英翻起Ten的试卷,看到最后一道大题都写得满满当当,“哦,你这次终于做完了呀。”

“嗯!”,Ten得意的笑着,边伸懒腰边说,“哎...... 不知道对没对啊。不管了。”

刚结束了周末前的物理测验,学生们大都已经出去放风,教室里空空荡荡。道英收拾好试卷要交到办公室。Ten看着窗外明媚好天气,揣起钱包走出教室。

走出门之前,道英喊住了他。
“Ten啊,帮帮我吧”,Ten扭头看到道英身旁讲台上有几摞厚厚的练习册。
“册子要发到其他班,一起一次搬完吧”,道英指了指其中一摞。Ten二话不说撸起袖子。


Ten第一次见到道英的时候觉得他像片纸,弱不禁风。然而此时道英力拔山兮气盖世,搬起了两摞书加一打试卷,并且拒绝了Ten帮他分担的要求。
所以,被一摞书累到手腕痛的Ten在心里默默喊了声“WoW”。


走到了隔壁班,同样没几个人,道英在讲台上清点练习册数目,Ten抬头看到倒数第二排靠窗位置上,埋头睡觉的李泰容。

Ten出神的盯着不远处李泰容稍微毛躁的头发,翘起的发梢,正午阳光刚好晒到他,应该很暖和。Ten心想这都午饭时间了,他怎么在睡觉,没人叫他去吃饭吗。

道英收拾完毕,准备去往下一个班继续发册子。
“走了,去3班。”

“哦好”,Ten反应慢半拍,慌忙搬起书跟道英走了出去。


“你跟李泰容关系挺不错?”
道英在路上闲聊着,忽然话题变成了李泰容。

“嗯,还行。”

“奇怪了,李泰容没朋友的,从初中开始”,道英回想起一些传闻。

Ten更觉得奇怪,泰容明明很好相处,
“...是吗?... 不可能吧。”

“没开玩笑... 但是Ten你已经出名了你知道么,我们都看到了李泰容和你在图书馆一起自习。”

“啊?”

“我也觉得好奇来着,真不像李泰容...”,道英欲言又止,Ten疑惑的望着他。

“...啊,是这样的,一起自习是因为班主任让他帮我补物理,顺便我给他补英语。”
Ten说。

“...原来如此”,道英恍然大悟,
“虽然他...... 嗯...但确实天才,经常拿竞赛奖。”

“虽然什么?”,Ten皱着眉头问,“...李泰容他......”

“没什么没什么,我觉得他没问题,可能性格孤僻了点”,道英笑着打断了他的话,“以前那些传言也不一定都靠谱...... Ten啊,剩下的我自己搬得动,今天谢谢你了,你赶紧回去吧。”

道英把他推到楼梯口,甩手拜拜。Ten摸不着头脑,想了想往回走,打算叫醒李泰容一起去吃饭。


手机忽然震动,Ten接起听到了妹妹的声音。
“吃饭,食堂。就咱俩吃,咱俩。”

Ten的那句“你要干嘛”,没说出口就被被挂断了。
还能干嘛,Ten在人来人往的初中部餐厅里端着餐盘坐在角落位置,对面的Tern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白色信封。


“什么东西?”
Ten接过就想拆。

“别动。不是给你看的,我一同学让我拜托你交给李泰容学长。”

“啊?让我给?情书吗这?不行。”
Ten瞪了她一眼,信封拍在桌上,低头吃饭。

“为什么啊,帮忙递下信怎么啦,他不是跟你关系好嘛?我那同学好不容易...”

“小孩子不能早恋。”

“哟,你还好意思说我。如果不是因为转校,现在你和Jelley......”

”你瞎说什么...”,Ten皱眉,妹妹提到的这个女生是他从小就认识的同学,关系好归好,可Ten从来没有一丁点杂念。他专心的把盘子里的姜块儿挑到Tern碗里。

Tern一反常态的好声好气,“哥...帮下忙求你啦... 我不想让我同学失望唉...”

Ten没理她,吃饱喝足后把桌上的信踹进兜里,
“行吧,帮你。”
站起身扭头冲她一个坏笑,甩下一句话。
“... 反正他估计不看就扔了。”




Ten不是不爱学习,他是不爱看教科书习题册。周末的下午,躺在宿舍里看书,图书馆借来的侦探小说、纪实文学、游记、哲学书,揉着自己因为没时间地点练舞而松弛下来的大腿肌肉,心里琢磨着今年的街舞比赛,自己如果这个样子去参加,估计只能留下黑历史并且被有谦嘲笑到天荒地老。
有谦是他以前贵族学校学弟,一起在当地小有名气的舞社成为了常驻人口。他们经常能跟着舞社集训,参加比赛。

所以他不懂李泰容两小时刷完一叠物理竞赛卷的乐趣在哪。

Ten打算文理分科之后,回归本我,一周至少去三次市中心的练习室。不用等很久。半年过完,到冬天的时候应该分完科了。实际上,此时的他就算完全放弃自己不擅长的科目也无可厚非,成绩单稍难看一点,其实他也没那么在意。


Ten躺在床上听着音乐迷迷糊糊快要入睡,手机消息忽然吵醒了他。

李泰容给他转发了一条NASA新闻,大致讲了一个月前被观测到的小天体已经离开了太阳系。


【要不要一起去看那颗彗星?】
几周前的一天夜晚,李泰容在回宿舍的路上问他这个问题。

可是看不见呀,这颗星星已经走了。
Ten盯着手机笑了笑。想起中午妹妹给的白色信封,赶紧发过去一句话。
“泰容,你在宿舍吗。”

“在,怎么了?”

Ten鲤鱼打挺跳下床,踢着拖鞋捻起信封。走到隔壁宿舍门口,把李泰容叫了出来。

李泰容一脸惊讶,盯着Ten和他递到面前的信封。

“我妹同学给你的”,Ten面无表情,泰容接过,撕开信封。

他在读信,一目十行,工整的字体和落款名字,不认识。Ten悄悄观察他的表情,是类似阅读题目时的微微皱眉。

几秒过去了,李泰容习惯性把手中纸团成团准备扔掉,转身的瞬间忽然想起了什么,又把信展开,叠好塞进衣兜。

Ten在一旁看得很费解,琢磨不透。这时候李泰容朝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

“你妹妹认识的人... 我不回复是不是不太好?”

“随便你啊。”

“那我还是回个短信。”

“哦”,Ten低头摆弄着手机,不经意问道,“怎么回?答应吗。”

李泰容猛的抬头睁大眼睛,挑起眉毛,“不是啊,我都不认识,当然拒绝。”

Ten弯弯的眼睛露出狡黠的光,坏笑着,“Tern说是级花,很漂亮的,运动会上领舞那妹子。”

李泰荣笑着挠了挠头,“还是算了,我不知道是谁”,他迅速编辑了短信发送,关上手机塞兜里,搓了搓手,一双大眼睛盯着低头玩手机的Ten。

白T恤短裤拖鞋,黑色刘海快要盖住眼睛,Ten除了耳朵上空荡荡的几排耳洞,脖子上挂着那常年贴在胸口的吊坠还有黑色的手链,是和身边同龄人没两样的男孩。

李泰容只单纯觉得Ten长得好看。经常从图书馆回来的时候,夜风吹散他额发,Ten细长的眼角、翘起的鼻尖还有隐藏在阴影里的薄唇,整个轮廓恰到好处,艺术品。一起在路灯下走过的那几次夜路,经常没什么话可聊,李泰容也觉得舒服。
虽然这样的他可能有些奇怪,但Ten性格开朗,很容易就得到许多人的喜爱,这也是事实。李泰容只是像任何正常人一样,会被鲜明的光亮和色彩所吸引而已。


“没别的事... 等下一起去吃晚饭吧。”
Ten抬起头,笑着转身回宿舍。

“嗯,好”,泰容呆呆的点头,一瞬间想起了什么,叫住了Ten。
“Ten,我下周要去理工大,赛前集训。”

“嗯,加油。”

“可能没办法跟你一起晚自习了。”

“没关系啊。”

“那... 待会儿见。”

“Bye~”
Ten摆摆手,回到宿舍,关了灯。太阳快落山了,屋里很安静。手机收到了不知道出去哪里浪的室友徐英浩发来的一首pop song,Ten也转给他一首自己常听的Jazz R&B。

晚霞漫天的时候,他睡了过去。天黑的时候醒来。忽然想起约了李泰容吃晚饭,赶紧跑出宿舍找他。



“你终于醒了,我快饿死了...”
李泰容可怜巴巴的嘀咕。食堂早关门了,他们一起去往学校超市。

“你就该不管我自己先去吃......”,Ten不好意思的推了他一把。

“哎呀不行,你说好了的。”
李泰容皱眉,盯着他又小声说了一句,
“... 我下周一周都见不到你......”

“什么?”
Ten听不清楚,凑近脑袋,靠在他肩头上。

李泰容红了脸,深吸一口气。

“我说,你不能因为我不在,就不学物理了。不及格的话,联考要补考的。”
















评论(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