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der_Night

#3 【Lost】(【铁盒玫瑰】眼悠昀番外 #3)


得克萨斯州临近夏季,气温在正午飙到顶峰,操练场上那群刚来不久的大块头们被训得屁滚尿流。米国培养外籍特种兵,五年合同,高额佣金,不收学费。无条件服从命令。


黄种人、白种人、黑种人。四十公斤负重折返跑,大概持续了半个小时。总有几个拖后腿的。

墨镜底下,汗水流进眼睛里,池韩率皱着眉头走向前,抬脚将队伍里的几人一个一个踹倒在地。他发出口令,全员列队解散午休,留下那几个继续跑。


他们说,池韩率是个可怕的恶魔。

外籍兵里从来没有出现过他这样的黄种人,四年间多次立功升到中士。对于池韩率来说军衔是摆设,一丁点尊严的筹码。一年过后不知自己会在哪里逍遥,或者说,如果他开心,立刻走人也没谁管得了。
算不上亡命之徒,可池韩率没有非常清楚自己要得到什么。尽管如此,他从不疏于磨练体格和精神力。米国比他几年前待过的岛国有意思的多。至于那时中本家练剑的少年,印象里黑发白衫飘逸,纤细苍白的手腕手肘,只当他在跳舞罢了。


更衣室里比雄性气味更浓厚的是刺鼻的消毒水味儿,镜子里的池韩率皮肤晒成了小麦色,身型偏瘦,略卷的棕色头发盖住了额头。曾经是他的教官而现在是同级的米国佬Sean直勾勾盯着他换上黑色背心,伸手划过韩率的额头。
“宝贝儿你看起来像个洋娃娃。”

“滚”。
韩率套上迷彩外套,勾起嘴角瞪了他一眼。Sean应该知道懂礼貌,下巴上那道疤不是白挨的。这人虽然经常犯贱,但品质算得上正直。

“来了几个新兵,给你带着玩儿吧。”
食堂餐桌上,Sean对韩率说。

“行吧,那你下次接好玩的任务要拉上我。”

“那当然好”,Sean笑得猥琐,韩率费劲把饭咽下肚。“可怜的小菜鸟们......”,Sean饱含同情瞟向不远处几个新来的。

参差不齐的肩线和后脑勺,各式各样,其中有个留着半长黑发的年轻人,肤色偏白,耳钉很多只。
队里怎么会收这样的小孩儿。
韩率多看了几眼,后跟着Sean离开了食堂。



好端端的午休被楼上的一阵躁动惊扰,新人宿舍争斗的声音很大。被吵醒的韩率火气上头,走上楼一脚踹开那扇门。
床铺上满身是血的一个黑鬼抬起拳头正要砸向身下的黑发男人。

第一天就闹事,真的不得了。
韩率懒得制止他们,盘手站在门边。

“咳...咳!”
男人被钳住脖子,反抗时生理反应是激烈的咳嗽。

韩率忽然就冲了过去,把那黑鬼从床上踹走。
“长官!他带了刀,差点杀了我!”,黑鬼捂着伤口,趴在地上叫喊。
床上那人衣服被撕扯得破烂。他不停咳嗽,又在笑。
韩率胡乱拨开他那盖住了眼睛的黑发。

“...你?......”
池韩率压低嗓音,想骂人。

中本悠太的惊讶大概停留了几微秒,“好久不见啊”,他声音带着笑意,眯起的眼睛里闪着星星点点的光。起身捡了那把沾满血的短刀,细细擦拭着。镇定自若像坐在自家院子里。
“幸亏你及时,我可不想第一天就犯大过。”

池韩率深吸一口气,把他从床上拽起来拖到屋外。

“你他妈走慢点,我脚差点被那老黑给踩折了!”

“...你自找的”,韩率大步走向走廊尽头的洗漱间。把他丢到瓷砖地板上,打开花洒。

悠太整个人撞到上冰冷坚硬的墙壁和地板,被冷水浇得湿透,摔懵了。
“...池韩率你不能这样虐待我。”

“你为什么来这里?”

“问得好,我已经回答过面试官了。”

“我不想见到你,给我滚。”

“......啊?凭什么,你管得着我吗。”

“我再说一遍,别他妈总想和我比,我们不是一类人!”

悠太冷笑,红色薄唇满是水汽,湿濡的黑发贴在脸颊脖颈。他不自知这天生的魅惑,不明白为什么那黑鬼会爬到自己床上。

“...你想太多,我没有要跟你比。”
悠太挣扎着站起身,又被韩率推倒在地。

韩率从口袋里掏出一把蹭亮的刀,对准了他脑门。
“卧槽,你要干嘛?!”

“别动!”,话音落,一缕黑发落下,韩率剃了他的头发。
“耳朵上那些东西,拿下来。”

“唉......好的长官。”
镜子里的他变成干净的寸头,悠太默默取下耳钉,磨蹭了一会儿,全部塞进韩率的上衣口袋。
“先放你那里。”

韩率没理会,低头看到他小臂上的纹身,繁复的蔷薇科植物,深黑色藤蔓沿着淡青色静脉,遮住了一条短小但狰狞的疤。至少是一年以前留下的火器伤。
“你手怎么回事?”

“...小擦伤而已。”

“你没继续练剑?来这里做什么?”

中本悠太直视他的眼睛,问道,“你呢,你又是为什么呢?”

韩率刚要开口,悠太笑着说,“午休时间结束了。或许,我和你可以约个时间聊一聊...”





次日射击时,Sean问起昨日的骚乱,韩率漫不经心回答,“小打小闹罢了”。Sean并不认同,“那老黑丢了不少血,住院得一段时间”,“要留意那日本小子。”

此时的操场上,中本悠太正和其他新人一起接受严酷的基础体能训练,韩率有点心神不宁,不知道悠太能否经受住,但又觉得瞎操心。自己明明很清楚,悠太变了太多。
“担心什么,这不关我事。”

“但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嘛。漂亮危险的亚洲人,就像你一样。”
Sean调笑着说。



两周过后来临的几日休假,韩率在室内射击场里找到了悠太。他一个人不停的练习。

“你不记得见到长官要行礼吗?”

最后一声枪响结束,悠太放下狙击步枪,笑容满面对他说,“嘿,我这不是跟你熟嘛。”

“跟我出去一趟”,韩率依旧面无表情。

“好啊。我都快闷死了”,悠太的笑容也一成不变。





评论(3)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