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der_Night

【亲爱的小朋友】(2. B)


Side B

没有通告和团体训练的时候,我会去上学,虽然高一下半学年里去学校的次数我用一只手就能数完。仅有的那几次听讲也经常是睡过去了,幸好我的位置在教室的后排角落。
出道之前的我有很认真上课,高一有次物理考试开了挂考到了全班第一,所以物理老师从那时候开始对我很关心。而现在我却在他的课上睡着了,期中考试也勉强及格。
老师微笑着跟我说,“马克,很辛苦吧,别太累了。”

高中时代是人生必须的经历,我和同学们却并不熟悉,尽管他们都对我很友好。坐在我前面的亲故说,“马克,你公司都跟学校打过招呼了,你安心活动就行啦。”
我能说什么呢,我只尴尬的笑了笑。

教室明亮的窗户后面是操场的樱花树,公司练习室的落地窗后面是车水马龙和高楼大厦。我的笔记本里写满了一页页歌词,坐在教室里的我仍旧是个普通高中生。

放学回公司的路上,我听着Drake新歌,跟着flow默默念词。

推特弹出了一条消息,关注的某人发了状态。
【19:00 Schubert Sonata in my high school again~🎵】
努那给这句话附上了一张照片,画面好像是音乐厅里的排练中的交响乐团,有个小提琴乐手模糊的笑脸。我想起课间时候,亲故们说今晚学校礼堂有音乐会,好像是古典音乐专业的校友前辈们组织的。

我停下脚步犹豫了几秒,转身决定回到学校。

来礼堂的人并不多,我一个都不认识,应该是音乐专业的。收起耳机,扣上帽子,我找了靠后的位置等待开始。

台上的帷幕缓缓拉开,我一眼看到努那坐在三角钢琴旁边。穿白衬衫黑裙子的努那很好看,她触碰了琴键,舒缓的独奏响起,音乐会就开始了。
我觉得这旋律好熟悉,黑色长发的努那看起来好认真和专业。然后小提琴独奏加了进来,仍掩盖不了行云流水般的钢琴旋律。

我从没听过古典音乐会,毕竟专攻hiphop。可能是太累了,这音乐简直像是催眠的白噪声或者摇篮曲,悦耳舒服。台下昏暗,椅子靠垫也很软,所以我又睡着了。

睡得很久很沉,后来听努那说她怎么都叫不醒我,于是掐了我一把。

醒来后我看到礼堂观众席里只剩寥寥几人,乐手们吵吵闹闹的收拾东西,还有面前皱着眉头的努那。
“马克?你来了?
“你吃饭了吗?”
“跟大家一起去吃饭吧?”

我懵了好几秒钟,支支吾吾好一会儿,努那忽然一拍脑门,“唉差点忘了你是公众人物,不方便吧?”

实际上我没有社交恐惧,但来到礼堂打破了我长久以来的刻苦习惯,今晚还有练习任务。同时,我真的很饿,也真的想多和她说几句话。
“努那,我没吃饭。”

“走,去吃饭。” 努那冲我笑了笑,这时有个提着琴盒的男生喊了努那的名字,她转过身向他招手再见。

一路上努那很担心我这样外出就餐会被饭拍被公司骂,我压低了帽檐跟她说没关系。
“你是我的学姐,也是前辈啊。”
我这么说,努那笑着回应了些恭维的话,经常听到类似话语的我此刻却听得非常开心。
我很开心能和她好好聊一聊,关于音乐、作词作曲、编曲等等。话题却总被我带偏,因为我对于她本人十分好奇,有许多想问的。比如她常听的某些hiphop,恰好我能倒背如流,她某首歌的某些歌词,叹息一样轻柔清晰的说唱,我想要告诉她,我喜欢那样的句式,喜欢简洁的和弦,对了,我忘记问她曲子的和弦究竟是哪些...

努那微笑着听我问东问西,并不怎么吃东西,但是我可以吃很多都不觉得饱,努那也没被我的食量给吓到,并且付了帐,这让我有点不好意思。
她像是看出了我的不好意思,对我说,
“等马克大势了,我是不是可以向别人炫耀我请马克吃过饭?”

我挠了挠头,“这有什么好炫耀的......”

“或者... 如果我能成功的话,写歌拿给马克来唱,这样也不错~”

我很惊讶的瞪大眼睛,努那被我的表情逗笑了,“这么不情愿?”,她说。

我急忙否认,想想又添了一句,
“努那,不管成不成功,我都想唱你写的歌啊.。”

她仍旧微笑,带了点无奈,
“可是不成功的话,又怎么可能呢...”


分岔路口等红灯,努那就要走向另一个方向。我呆呆望着她的侧脸,问了今天最后一句,
“努那,是给nct写的歌还是给马克写的歌?”

马路上很嘈杂,努那看着我扑哧一下笑了,我稍微俯身,想听清她说的话。也清楚嗅到了淡淡的甜香味。

她说,“当然是给马克。”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