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der_Night

【铁盒玫瑰】(44)


十一月的俄北迪克森市还没迎来最低气温,零下二十度的喀拉海结了厚厚的冰。岸边灯塔上亮着橙黄色长明灯,金发褐眼的孩子们把海岸当成了游乐场。
空军航空港建在临近城市边缘的海岸上,周边零零散散几座冷战时期遗留下来的军工厂。


清晨的闹钟响起,Ten睁开眼睛望着窗外仍旧是黑夜。他的住所距离工厂只有十分钟的步行距离,早晨在路上遇见了隔壁办公室的Matt。

“嗨,你今天继续实验室搬砖?”
Matt跟他打招呼,整个人包裹的严严实实。Ten和这位亚裔同胞的最大共同点就是怕冷。

“是啊,你不也一样。”
冷风吹来,灌了一嘴的冰渣,Ten揉了揉冻得通红的鼻头。

“...讲点好玩的给你听,昨天我们黑进了乌克*政府,我的天,竟然...”

“别跟我讲,我还想多活两年...”
Ten打断了Matt眉飞色舞的演讲。他们已经走到了工厂大楼脚下。

这里并不是简单的旧工厂。
Ten习惯称呼精通枪械的老者为Buddy,实验室里这位老伙计却对他一点不客气,
“喂,你小子赶紧滚回老家吧,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
制图或者手工的时候,Ten稍微有一点松懈,Buddy总会这样骂。甚至测试手枪时,准星稍微偏移了靶心,Buddy就大声训斥让他滚蛋。

隔壁的Matt觉得纳闷,九环十环交界线和十环能有多大区别?他问Ten。总是没有情绪表现的Ten会淡漠的回答他,没太大区别。

那你为什么要留在这里忍受着脾气糟糕的老头子?Matt问他。

听说海边的极光挺好看的。
Ten这么回答,仿佛一直听不到他在问什么。


Ten来到这里,是因为这座城市沿袭了著名军备战争留下的财富和传统,多少学院派作品诞生于此,Buddy手中有最古老却最经典的机巧。
Hansol定期向他汇报情况,泰国的消息传来,军队项目批准了李家即将竣工的军工产业,巨额拨款意味着Leechaiya硬撑的苦日子结束了,这是继两年前那场大爆炸之后,足以让李家翻盘的大事。而实际上Lee卧病在床,Hansol奋力保住李家零售产业。Ten则是在来到迪克森之后的半年内交出了十份设计图纸,其中不仅仅是简单的枪械,更有震慑力极强的大型武器。这才是李家在军方留住地位的关键。


十一月,临近北极点的城市每日都是黑夜,Ten觉得自己的精神和灵魂也在冬眠。
表面安静祥和的城市,就像冰封的喀拉海,暗流涌动。世人不会注意这严寒之冬,单单依靠电灯烛火提供光亮的城市。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一望无际的冰河和空中摇曳的极光,Ten几乎忘了自己是谁。一日一日度日,记忆中的残破旖旎画面终究在透明的黑暗中被柔和了。


在同龄人Matt眼中,Ten是个古怪的人,少言寡语,病怏怏。
他因为工作原因来到这个地方,呆了三个月后迎来了北极圈特有的不见天日。由于亚洲面孔十分稀少,他很快认识了Ten,后来Matt来来往往于此地,Ten却始终留在这里,Matt才了解这人已经经历了许多次迪克森的深冬。

他们共同经历的事情有一些,Matt记得清楚,Ten也许都忘了。
某次拉着Ten去杂货店买烟,不巧的遭遇战斗种族特有的劫匪。劫匪倒算识货,看到Ten那价格不菲的大衣,拿着刀子要挟给钱。Matt知道Ten新研发的枪在出门之前顺手放在他右侧衣兜里,而且刚刚测试装的子弹也没退。他早就觉得Ten不可能是个普通人,以为Ten会顺势一枪把那歹徒了结,没想到Ten乖乖从右侧衣兜里掏钱,连带着某奢侈品牌的钱包一起递了出去。


后来Matt在傍晚时分看到Ten拎着水桶和板凳,扛着钓竿坐在结冰的海面上,钓鱼。
好久才有一两条鱼被他从冰面上凿开的洞里拉出来。

Matt对他非常感兴趣,所以走过去问。
“...你不无聊吗?”

“...你把我的鱼吓跑了。”
Ten回答他。

“我想知道你在想什么,这么漫长的时间里。”

Ten抬起头看了看这位黑色自来卷,然后提起了水桶。
“...你会做鱼吗?我想吃鱼汤。”

Matt撇嘴,腕表指向了某个具有意义的时刻。他指了指岸边停着的吉普车。
“沿着海岸公路到岛的另一边,看极光的视野最好。”

而Ten盯着桶里的鱼,没说话。

“我不会做鱼。走吧,看完之后再把鱼拿给饭馆老板。”
于是Matt车子里的鱼腥味半年都没有消除干净。


Ten记得餐馆里的美味,却不记得迪克森岛另一头极光的色彩,他毕竟看过很多遍。而Matt印象最深刻的不是斑斓如梦魇的天空,而是毫不逊色于美景的,Ten的侧脸。


每年生日和圣诞节,Ten会收到Hansol寄来的礼物和信件,准确来说是Hansol转寄的东西。

信件的署名是Johnny,收件地址是Ten位于曼谷的旧宅。Johnny似乎已经回到故乡,长久的离开了曼谷。

Hansol问他需不需要回信或者传话,Ten在明信片上写满了各种各样的废话,只是没有投递出去。

后来Johnny的信里提到了他在曼彻斯特海边孤儿院领养了一个小小的孩子,那孩子很可爱但也很皮,所以给Johnny惹了很多麻烦事。Ten在实验室里读信时傻乐得东倒西歪。


隔壁来串门的Matt很好奇,除了吃到好吃的东西之外,这是他第一次见到Ten笑得那么开心。
“喂,原来你并不是面瘫。”
Matt斜眼盯着他,Ten慌忙把信收了起来,“哟,高中生写情书似的,哪个姑娘的信?”

Ten把信叠好,放进内侧衬衫衣兜里,
“...是我一个很喜欢的人。”
在Matt惊讶的目光中,他笑得眯起眼睛,像变回了十八岁以前的那个他。

此时此刻,Ten非常想念他。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