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der_Night

【铁盒玫瑰】(34)


Johnny在酒会上遇见了Ten。

那是一场社会名流聚集的盛会,政界、商界、文艺圈里形形色色的人,有泰国本土的,也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华裔。

那天Johnny的身份是医药领域的科学家,年轻有为,代表他所工作的曼谷大学医学部和制药企业出席酒会。

不管过了多少年,他都不喜欢这种场合,但是大人就要有大人的样子,世故、圆滑、虚伪,礼让又咄咄逼人,觥筹交错之间,笑脸意味不明。近看这场浮世绘,倒也能稍觉得精彩。

酒会进行到一半,Johnny和几位同事向业界老前辈们敬过酒,他便想找个时机开溜。

这时会场入口涌现了大批身形壮硕,清一色黑色西装的保镖。
被这团乌黑簇拥着的,是一位小个子的年轻人。同样的白衬衫黑西装,令人过目不忘的相貌,面容柔和却能给人强势感,眼神凌厉又保留着天真。
他走到会场中心的主持台上,拿起话筒,向在场来宾问好,年轻的声音,谦和又稳重。



Johnny早知道Ten会出现,因为这是Leechaiya集团新董事举办的酒会。
远远望着正在发言的男孩,情不自禁勾起了嘴角。和台下的来宾们一样鼓掌,只是视线一直停留在Ten的身上,难以移开。

但是Ten看不到他,因为他们之间隔了太多人。年轻的继承者还没有习惯酒会这种熟络人脉的方法,他不懂得妥当的致辞,不会弯腰低头,不够老练世故,但很努力的在学。

Johnny仍旧非常欣赏他,喜欢他,想念他,担心他。只是此时的Ten已不是很久以前那只孤独又黏人的猫。Johnny远远看着就已心花怒放,如果距离拉近,他明白可能自己又会说不该说的话,做不该做的事。



Johnny放下酒杯,和身旁的新朋友们寒暄了几句,转身准备离开。


“Johnny!”
他怀疑是幻听,但又觉得自己过于矫情。
回过头,Ten从不远处一路小跑到他身边,银色耳环晃来晃去,唇红齿白的冲他笑。

For god's sake.
Johnny有点站不稳。眼前是近距离的Ten,亮晶晶的眼睛,有种莫名其妙的,幸福来敲门的错觉。

“Johnny!”
男孩笑得眯起眼睛,兴奋的大声喊他。

“是是,别喊了...”
Johnny在意旁边新朋友们稍显奇怪的眼光。Ten却一点不在意。

“Johnny!我可以回去上课了~”
原来是因为这个高兴?
“Johnny!我听在玹道英说你还在学校当老师耶~”
“Johnny!我缺的课你能给我补吗?”

徐先生的耳膜被振得生疼,觉得奇怪,Ten见到他也太高兴了吧?
“等等...... 你有时间上课?”

“嗯!还有李马克~”

啧...这个跟屁虫已经康复了吗...
Johnny在心里diss的时候,Hansol正在不远处盯着他。



做为Ten的保镖兼贴身侍卫兼助理的人间稀有帅男人Hansol,觉得自己完全是个摆设。回到曼谷大都市之后每天无聊的要死,不摸枪,手痒痒。Amber说他是天生劳碌命,跟着少爷发家致富不好吗?实在寂寞难耐就去健身房钓妹子吧。

然后Hansol选择了打游戏。

西装革履的帅哥Hansol边玩手游边监视着Ten少爷的行踪,一会儿不注意,Ten这个熊孩子不知道又跑哪里去了。Hansol定睛一看,Ten原来是被一个高个子男人挡住了。

可疑!Hansol问身边同样衣冠楚楚打手游的在玹小兄弟,

“唉,萱萱,那个男的谁啊?”

“嗯?哦哦,那是Johnny老师,我们大学老师,Ten和他老早就认识了关系很好...... 唉!快给我补血啊韩帅哥我要死了!”

Hansol有点放心,于是立即投入到紧张刺激的游戏当中。一把酣畅淋漓的厮杀结束后,Hansol深舒一口气,抬起头发现,Ten这次真的跑得无影无踪了。




Johnny离开了会场,Ten跟在他身后。穿梭在停泊的各式轿车之间,马路嘈杂,人行道安静。
“你不告诉他们一声就走吗?”
Johnny问他。

“你也没有告诉你的朋友们。”
Ten说着说着呵呵的笑了起来,Johnny停下脚步转过身,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你在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笑。看见你穿这么正经就想笑。”

Ten柔亮的黑色短发长度刚刚好,Johnny很想摸几下,却怕弄乱了,于是抓了抓自己枯黄杂乱的头发,转过身继续走,Ten依旧跟着他。Johnny想,也许自己应该像个亲切的老师,问一下Ten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但是李家的新闻他也看了,兄弟阋墙,如果Ten经历了那场内斗,应该不愿再回想。
而且,Ten并没有接受他。
Johnny清清楚楚,自己想要的,想给的感情,是Ten所不能理解,不能承受的负担。


“Johnny,你为什么不理我。”

“我为什么要理你。”

“我想听你讲课。”

“你看书自学吧。”

“为什么?”

“因为我很忙。”

Johnny找到了自己车的位置,他坐进驾驶席,关上车门。按下车窗,盯着Ten的眼睛说,
“我走了,再见。”

天色暗蓝,光线不充足,他也能看出Ten脸上没有一丁点笑意。
“......再见。”


Johnny启动了车子,车窗外风景开始倒退,脑海里还是刚才逆着光Ten的脸。心想这下好了,伤了Ten的心。

后视镜里的男孩仍站在原地,Johnny并不开心。准确来说从他刻意要参加Leechaiya集团的酒会时就开始心烦意乱。

你只是为了来看Ten一眼,看到了就该回去了,不是吗?他问自己。

可Ten刚才是要哭的表情,可能现在已经哭了,站在马路边上哭了。

Johnny一个急刹车停在路边。

抓着头发叹了口气,然后倒车。


Ten抱着膝盖坐在行车道边上,死盯着自己的黑色皮鞋。

“喂。”
没理他。

“Ten,上车。”

“... 你不是在忙吗?你忙你的事,不用管我。”
男孩倔强的回答,没有抬头看他。

“别闹了,上车。”
Ten仍旧不理他,Johnny知道他脾气倔得很,但这次确实是自己有错在先,于是蹲下身平视他。
“你没吃东西,一直在喝酒。去吃点东西行吗。”

Ten摇头。

“我倒是很饿,要不我把家里那几条红色的鱼拿来煮汤算了。帮你养了那么久,你都不来看一眼。”

Ten一下子就急了,一巴掌把他推开,
“不行啊,我的鱼,你不能把它们吃了,我都不舍得吃,你!...... 你是个坏人,Johnny.......”

男孩说着说着把脸埋在手臂里,Johnny猜他在哭,强行伸手摸一把脸然后又被Ten一巴掌推了好远。但确实是在哭。

Johnny一脸惆怅的撑着腰站在路边等着小少爷平复情绪。一分钟不到,有人在按喇叭,因为这俩人和Johnny的车挡着道了。


Ten不情愿的站起来。吸了吸鼻涕,跟着Johnny上车了。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