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der_Night

【铁盒玫瑰】(33)


董思成从梦中惊醒,一身冷汗。
雪还没停,窗外树枝摇曳,已是黑夜。他不知自己睡了多久,只觉得经历了混乱冗长的梦境,脑袋一片混沌。

墙上的钟表指向晚九点。思成不敢想象自己竟然睡了接近整整一天。

他发觉身侧的床铺空空,猛地坐起身。面前的书桌旁是白发苍苍的中本爷爷,翻了一页书。

“悠太呢?”
他急切的问道,他有很不祥的感觉。

“有事出门了。”
老人淡淡答道。

思成发疯了一样掀开枕头,悠太的枪不在,自己的枪和手机也都消失了。
他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

“...他人呢?!!”
思成站起来,冲到老人面前歇斯底里的吼道。

老人转动着手上的佛珠,闭上眼睛不理会。

思成念叨着,
“我要去找他... 我要去找他......”
慌乱的换上衣服鞋子,走出门外。
偌大的中本宅邸万籁俱寂,只有黑发少年在雪中奔跑。记忆中来时的山间道路只有几盏微弱的地灯。

“悠太!”
思成呼喊着,却只听到回声。
他忽然想到,悠太很有可能提前去东京执行任务,但是他为什么不带上自己?思成回忆起房间里有一种特殊的气味,所以才睡那么久那么沉?


思成跌跌撞撞来到山脚下的车站。寒冷的夜晚,出行的人只有他一个。这是大阪乡下富有人情味儿的车站,售票处后面住着的老阿姨一家人,正在暖黄色的灯光下聚在一起看电视。
思成冻得哆哆嗦嗦,肚子也饿,等车的时候焦急的走来走去。
售票阿姨看这个黑发少年,热心的接来一杯热姜茶拿给他。
“孩子,这么晚一个人去城里吗?”

思成点头,忽然想起一些事,
“阿姨,今天白天买票去东京的有没有一个看起来很结实,个子比我高一点,长得很好看的男人?”
思成把会说的日语断断续续说出来,阿姨微笑着说因为大雪,所以上午只有这么一个人来搭车,而且背着一把黑色武士刀。

那就是悠太没错了。

思成的视线不经意间转向阿姨身后的电视机,漂亮的播音员正在用甜美的声音播报东京晚间新闻。
“今晚九点半,时事新闻播报。”
“东南亚著名Leechaya企业董事长李某,因涉嫌枪支毒品等多项非法交易,以及谋杀、恶意伤人等,逮捕过程中拒捕行为恶劣,于东京帝国酒店被击毙。”


思成手中的纸杯掉落在地,凛冽的寒风吹得眼睛生疼。电视画面上显现出现场模糊的影像,镜头扫过去的一瞬间,他看到了悠太的身影。
思成几乎要崩溃,心脏被碾碎般的疼痛。他应该看到咧着嘴大笑的悠太,充满自信松松垮垮向他打招呼的悠太,而不是满身鲜血躺在尸体堆里的那个人。

眼泪从脸颊划过,滴落在雪地里,结了冰。


踏雪而来的列车惊起了枝头的麻雀,思成他一步一步踩上去。空荡的车厢即是这寒冷的冬夜,孤独的旅途,乏味的人生。
思成冷到麻木的双手紧紧握拳,指甲几乎划破手掌心。剩下只有孤独的愤怒和仇恨。







9:00 p.m. Tokyo.

脚步声停止了,躲在墙后的Ten看到了李兄,也就是Lee的哥哥,自己的大伯缓缓走到Lee的房间门口。看起来似乎没有携带武器。

“站住!”
Hansol和Ten同时喊出声,并拿枪指向李兄。

李兄故作惊讶的举起双手,这时Lee房间的门打开了。Lee微笑着说,
“大哥,你来了。”
然后Lee示意Hansol和Ten放下枪,他要和大哥单独进屋聊一聊。

“可是!”
Ten不同意,话没说完就被Lee厉声打断,
“Ten!你在外面等着!”

Hansol抬起手按下了Ten的枪头,推着他后退。




Ten紧张万分的守候在门口,长辈们的谈话他只断断续续听到了几个关键词。父亲Lee正在努力的清洗家族过往的罪证,而自己的大伯,不满足于正当企业的收益,插足Lee的军火生意,甚至做了更多肮脏的勾当,最重要的是,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被军方抓到了把柄。
实际上大伯这样做,与暗中向军方靠拢并且渴望洗白的Lee,完全背道而驰。可以说是在添乱。

Ten已经从Lee那里得知,事到如今,大伯已经暴露,接下来一定会把Lee的军火生意也拉下水。

其实Lee跟军方早就关系密切,只是隐藏之深,大伯并不知道。
他更不知道,Lee房间一窗之隔的另一座大厦里,埋伏着Amber带队而来狙击手们,都来自是泰国军方。



Lee冷静的望着那为了金钱和权利而激动得站起,争到面红耳赤的哥哥,叹了口气。

“大哥,今晚是东京的第一场大雪...”
Lee拉开了窗帘一角,窗外鹅毛大雪纷飞,
“我们...多久没有...”


忽然间,窗玻璃碎了一地,李兄同时倒地,眉心正中是子弹穿过的痕迹。

Lee闭上眼睛,把话说完。

“多久没一起看过雪了......”




Ten闻声赶来,撞开门时看到窗外大雪随凛冽寒风充满了整间屋子,李兄倒在地上,而自己的父亲平静的坐在椅子上,头发粘满了雪,如同瞬间苍老的满头白发。




对面建筑上的Amber摘下护目镜,收起狙击步枪。
此时的东京帝国酒店楼下挤满了police car,Amber勾起嘴角笑了笑,招呼着手下那帮人。
“任务完成!收工咯!”





两天后的于曼谷Leechaiya集团总部举行的股东大会上,Lee接替其兄,即上一任董事长。其独子Ten也出席了会议。
Lee宣布了最新上市的军工研发产业作为Leechaya集团的新兴项目,旨在服务国家和军队。

在场的所有人心知肚明,但无话可说也没人敢说。
Lee把李家洗白到这种程度,真可谓手腕够硬,心狠手辣,“背黑锅”的前一任也算是大功臣。
而且忽然出现的Ten,有着和Lee相似的凌厉眼神,也将是未来接替李家一切的人物。


曼谷大街小巷,新闻媒体大肆报道着李家富有传奇色彩的更新换代。人们把这些当作茶余饭后的消遣,没有人知道其中的血腥的事实,也没有人真的在意。





Johnny在从大学里驾车回家,下班的路上等待着红绿灯,他抬头看到街头大屏幕上换上了某个熟悉的面孔,那男孩笑着,只是那眼神他看不懂。


绿灯亮了,Johnny回过神,踩上油门,驶向家的方向。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