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der_Night

【铁盒玫瑰】(30)

One week

-东京

清晨五点钟的酒店套房里,悠太蹑手蹑脚的起身,坐在窗前抽烟,窗外的天空还没被点亮,悠太时不时扭头观察床上的董思成。

还在睡,很好,不要醒。

今天的董思成要去执行任务,悠太翻看着董思成的加密手机,破解密码对于他来说不难。他的目的是为了阻止今天董思成刺杀Lee的夫人,然后下一步,带着他离开大老板。
管他董思成愿不愿意。


手机上忽然出现了一条新消息。


【推迟原计划 原地待命
Lee和大老板 各自将在五天后抵达东京
思成悠太 届时做好警戒】


悠太松了一口气,同时大脑飞速运转着。
最近确实不太平,一方的大批手下被杀,另一方的基地被炸甚至儿子生死未卜。Lee和大老板接下来将是剑拔弩张的局面,绝对不可能握手言和。

悠太不相信Hansol就这么死在了基地。
他们最初都是在各国特种部队里崭露头角,Hansol后来在Lee手下接管基地。几年前大老板染指了军火生意,私自开始经营雇佣兵和杀手集团,甚至做肮脏的人口和毒品交易。据说Hansol因为大老板开价高而倒戈,以至于整个基地都脱离了Lee的控制。

悠太的直觉告诉他,以基地的警戒状态,不可能在受到袭击之前没有向外界发出信号,所以很可能是内部人员所为。
但是,他了解Hansol,和自己有点类似,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似乎也不太可能会为成为Lee的双料间谍,甚至铤而走险去炸毁基地。


不过这都是几天之后见分晓的事情,此时的悠太只想吃早饭。


思成还没睡醒,在床上翻了个身,侧卧着背对悠太。

【你这样信任我,真的好吗。】

悠太笑着趴在床边,捏脸玩儿,董思成的脸很好玩。
玩的很开心,下手没轻没重的,思成就这样被他闹醒了。

然后就出现了悠太被从床上蹦起来的思成四仰八叉压倒在地毯上的情景。

思成是真的想揍他。

“中本悠太!还不到六点啊!”

“早起去吃早餐嘛~”

“我没时间!”

“今天的活儿取消了~所以跟我去吃早餐吧~”
悠太爬起来,笑眯眯拿着手机在思成眼前晃悠。

“真的?”,思成夺过手机看了看,然后到头撰着被子继续睡。

“喂,别睡了啊,你都醒了,出去吃饭!”

经过一番鸡飞狗跳的斗争之后,睡眼惺忪的思成被悠太拉出了酒店大门。

“我带你去人气咖啡厅。”

“哦哦。”

“东京我也不是很熟,毕竟我是大阪人,但我知道哪里有好吃好玩的。”

“嗯嗯。”

“这几天就当是在休假嘛,多难得。”

“噢噢。”

“我们现在位置是银座,你想去哪玩?”

“我想......”,思成绞尽脑汁,“...看樱花。”

“... 现在是冬天... 一月份...”

“那就...... 去看樱花树。”

“光秃秃的树有啥好看的啊你说!”

“...... 那我回去睡觉好了。”

“别,好吧我们去看树......”


在银座的东京站附近吃完早餐,乘坐山手线到上野,悠太已经太久没有坐过山手线,看着错综复杂的线路图琢磨了好久。

思成观察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东京和香港都一样,迅速膨胀到饱和的城市,密密麻麻的高楼林立,叫嚣着人类的欲望。
他对于城市五光十色的物欲生活没有太多兴趣。华丽的东西本来就不属于自己。他认真的打出每一发子弹,切断每个敌人的咽喉,为的是保留自己的性命。每次接近死亡的时候,因为有想要活下去的念头,才能一次次完成艰难的任务。

“想什么呢!”
悠太手里拿着两张票,在思成眼前晃了晃。

黄绿色电车驶来,停在轨道上,悠太拉着思成冲了过去。
工作日的早上九点半,上班的浪潮刚刚过去,车厢里人不多。思成是第一次坐电车,好奇的东张西望。

悠太指着窗外的地标建筑,滔滔不绝的给思成当导游。邻座的年轻人被他们显眼外貌吸引了视线,目光停留在思成的侧脸。悠太不喜欢,所以靠的更近,握住思成的手,以宣示主权。

“悠太,你别挤我,有点热。“

“没事啊,我冷。”


天气一般。上野公园里光秃秃的树枝,董思成仰着头看得很开心,池塘里一群群禽类生物,董思成恨不得跳下去跟它们一起游,上野动物园里的猴子企鹅,董思成趴在橱窗栏杆上根本挪不动脚。

公园里逛了一整天,最后又绕回了池塘边,悠太嘬着一杯热可可坐在长椅上看着董思成蹲在水边逗鸭子。心里觉得有点画风不对,董思成少爷难道不是应该在商场一楼奢侈品店试鞋子嘛?仔细想想这位少爷出趟国也只带了个背包。

傍晚时分从上野出发,电车在西武新宿站停下,悠太告诉思成接下来要去一个他很喜欢的地方。
霓虹初上的街道,灯红酒绿的招牌,思成看到了这条街的名字。

歌舞伎町一番街。

思成和悠太并排走着,不断有穿着怪异的人来搭讪,悠太理都不理,抬起手帮思成挡开。

新宿最为鱼龙混杂的地方,大大小小的情报所表面上只是小酒馆。
悠太习惯去的一家bar不显眼也不隐蔽,他推开街角一扇精致的墨绿色木门,轻车熟路带着思成走向吧台旁边的座位。

没有多余的工作要做,悠太只是想来喝个酒,顺带给思成点了一杯橙汁。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时看见思成身边围上了一群陌生人。

悠太现在不想惹事,他入座,把思成拉到怀里。点起一根烟淡定的抽着,看着面前那几个人,眼神透露着观察猎物时的危险。昏暗的bar里,思成忽然有点想念鲜血的味道,不由自主的摸向大衣口袋里的微型手枪。

一个人脸色变了,说话声戛然而止,扭头就跑,其他几个也跟着逃窜。长期在bar里厮混的人熟悉摸枪和掏钱的区别,更要命的是,他们不能随便去惹传说中的中本悠太。

“你可以放手了。”
思成说。

悠太把烟掐灭,
“你可真能惹事。”

“我没有。”

“你的存在就是惹事。”

“...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

“这次任务结束后我们就各走各路了,你离开李家,我们不会有关系。”

悠太非常不高兴,玻璃杯磕在桌上发出一声巨响。他压低声音说,
“你不能继续在李家,洗牌已经开始了,要我跟你说多少遍你才明白?”

“我要把我该做的事情做完。”

“然后马上死掉?你是不是想死?”

“不想。”

“既然不想,那就跟我走。”
悠太褐色的眼睛里有愤怒的情绪,却也是温柔的。思成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我要跟你走。”

“因为,跟着我,起码我不会让你再去做肮脏的事情。”

“为什么,不去杀人,我还能做什么?”

“我们去远离香港,远离李家的地方。换个身份,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思成难以置信的看着悠太,悠太捧着他的脸,继续说,
“过这种生活,就像我们现在这样,像东京无聊的居民一样。”
“你不喜欢吗?你不相信我吗?”


“我... 很不喜欢这种无聊的生活,和你一起过那就更加无聊透顶了。”
董思成低沉的声音在发抖,忽然模糊了双眼。

悠太微笑着揉着他的脸,帮他擦去泪滴,
“是啊,那么无聊,刚好适合无趣的你。”

思成望向他,明亮的眼睛很漂亮,悠太看入神了,情不自禁的靠近,再靠近。轻抚着思成黑发,耳朵,脸颊,阖上眼睛,触碰了他干燥柔软的唇。
橙子和董思成的味道。
而思成没有躲开,接受悠太的温柔和任性,甚至轻轻迎合着。他觉得自己已经不是自己了。




“不用害羞,你就想着你是我的人,就会很自然。”
悠太牵着思成的手,眼前和身后是整个新宿的灯红酒绿。
思成笑了,悠太喜欢看他笑。

“你真的,不要脸。”

“哈哈, 山男人就是要脸皮厚一点。”




此时思成的手机收到了一条消息,他们正在热闹的人群里穿梭,并没有注意到。

【原计划改变 暗杀目标转移

Hansol 还活着】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