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nder_Night

【铁盒玫瑰】(29)


One week

-曼谷


Vera从花店走出来,简单的T恤牛仔裤,手里捧着一束香槟色太阳花。站在店门口等候的Ten和Johnny默不作声的跟上。

三人的目的地是医院SAMITIVE J。


李马克得到了及时救治。重症监护室里各种仪器嗡嗡作响,瘦弱的马克被石膏和绷带包裹。当Ten他们出现在病床旁时,马克眉眼舒展的望着Ten,沙哑的声音透过呼吸面罩。
“...哥......”

Ten强忍着哽咽,紧握住马克的手,深深低下头。

马克温柔的微笑着,看到Ten身后的Johnny和Vera。第一次见到这个漂亮女孩,她已经开始向他吐槽。
“马克弟弟,你哥脑袋不好使,刚才让我给你买白百合。”

“百合怎么啦?”,Ten一脸不爽。

“那花只能送给已经歇菜的人吧!”

“谁说的?!”

“......”,Vera无语了,转头问马克,
“你说他是不是傻?”

马克和Johnny同时点了点头,接下来是Ten和Vera停不下的互掐。
这俩熊孩子碰面之后就仿佛永远停留在十五岁,似曾相识的画面在Johnny眼里像是旧电影,而马克从Ten眼中看到了极其罕见的温柔似水,鲜明生动的表情和眉眼,即使是非常无聊的争吵也能获得幸福感。Ten以前曾在闲聊中告诉李马克他有喜欢的人,此时再显然不过了,他喜欢的人就在他身边。
马克体会到了失恋的感觉,不,是一种被抛弃的感觉。

护士姐姐及时来到病房清场,马克还需要大量的休息,镇痛剂和麻醉剂药效逐渐扩散到全身,他在Ten目不转睛的注视下进入了睡眠。



病房重地,不宜逗留。
三人走在暮色中吵闹的曼谷大街上,Vera问起这座城市的变化,Ten告诉她附近建起了新的大型游乐场,而小时候常去的那家大概已经消失了。

“消失了吗?可是摩天轮还在呀?”

Vera指着远处高楼林立的背后,Ten定睛一看,的确那座摩天轮还在,跟着夕阳落下的速度,慢悠悠转着。

途中不痛不痒的交谈着,Johnny自然也清楚了Ten刻意避讳的话题。他们走到记忆中老旧的游乐园,那片废墟似的建筑斑驳古老,墨绿色爬山虎和灌木丛几乎包围了正片空地。
男孩望着摩天轮,落日余晖中表情轻微的变化,暧昧和温存。

Johnny很珍惜和他,或者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就算只是默不作声的走路,也觉得莫名心安。
但是看到此时的Ten,他明白,游乐场和摩天轮是只属于这两个孩子记忆的场所。

“...这是小孩子玩的东西... 我要先走了。”
一句再见还没说出口,Vera拉住了Johnny的衣角。

“不行啊,Johnny。”
她说,“你来坐摩天轮嘛...”

Ten也同样疑惑的看着她 ,问道,
“三个人能坐一起?...”

Vera停顿了一秒钟,笑着说,
“我很怕高,你们上去吧,我在下面等着...”

Ten表示你不上去那我干嘛要上去。
Johnny不解的问她,
“我倒是无所谓,你确定?”

“确定...”

“两个男人坐什么摩天轮嘛...”
Ten还是不愿意。

“...你上次来的时候不是答应了我,下次来什么都听我的嘛?”
Vera这么说,Ten就没办法了。

“好好好,姑奶奶,都听你的。”
Ten拉起Johnny的胳膊肘,走到售票处。
坐进客厢的时候还不忘叮嘱她,
“喂!你就在那儿别动,别乱跑听见没有!”


地面上越来越远的女孩子,和曼谷的景色逐渐映入眼帘。客厢里安静到只有呼吸声,Ten面对着Johnny,有点尴尬的挠着后脑勺。Johnny望着男孩略显局促的精致面容,喜欢的心情压抑不住,可他也清楚,自己朝思暮想等来的人,心里早就被其他人填满了。也许有时候,自己能稍微取代一些,占据一些位置,可终究替代不了。

Ten的眼神告诉了Johnny。
【谢谢你的陪伴。】
多么悲伤的现实。

Johnny向前探过身,拉近了距离,他盯着Ten的眼睛。他想念以前那个会向他吐露心声的男孩,想念那时男孩矛盾又笃定的幼稚想法,和干净无瑕的眼神。

“你会来上课吗?”
Johnny打破了沉默,
“如果以后不来的话,医学基础这门选修我就把它结了。”

Ten托着下巴看向远方,
“......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学校。”
因为他还有事情没处理完,Hansol去东京办事,一周后会有新的安排,也许会被Hansol带去见自己的父亲Lee。

“那我最近就把课结束了。”

“为什么不一直开着呢,很多人都想听你的课。”

“没有意义了。”

“什么?”,Ten有点疑惑,而Johnny凑近了对他说,
“因为你想听这样的课,我才到你大学里讲这门课。”
“你不去听了,我也没必要继续讲下去。”

Ten皱起了眉头,“我很想回学校,可是现在不能......”

Johnny伸手揉了揉Ten的短发,
“我没有责怪你,你要先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

Ten拉住了Johnny的手,
“谢谢你把她带回来。”

“... 如果是别人的事情,我不会管。”
晚霞的余辉,天幕的瑰丽和冷清交织,缓缓上升的玻璃房子。
Johnny望着Ten眼中的波澜,和略显疑惑的表情。



“因为我,非常喜欢你。”


你呢?你喜欢我吗。



摩天轮缓缓下降,玻璃房子融入了夜色,像在宇宙中漂流。
Ten沉默了半晌,无助的样子让Johnny非常心疼,后悔自己不该在这种时候说出令他困扰的话。

夜色中,男孩起身,扶着Johnny的膝盖凑到他面前,明亮的眼睛注视着他。

Johnny承认在他靠近那一瞬间,心跳骤然加速,没有办法的,Ten漂亮的脸近在咫尺,好像如果自己伸出手,他就永远不会离开。

Ten弓着身子,很认真的顺了顺Johnny杂乱的棕发,闭上眼睛侧过头,轻轻一个亲吻落在Johnny左侧脸颊。

Johnny愣住了,他完全想不到,也不知道这个吻意味着什么,他想不通。

男孩柔软的触感和气息稍纵即逝,在Johnny耳边的轻声低语像梦境萦绕不断。



黑暗中的摩天轮降落到地面。
Vera微笑着迎接他们,
“走吧,我们回家。”




这一周的时间,是上帝的馈赠吗?亦或是补偿或者遗漏的时光。

Vera家的满园玫瑰是两小无猜的记忆。每天他们习惯摘下新鲜的花朵去医院看望李马克。曼谷炎热的街道,松松垮垮的巴士车,Ten牵着她的手走过城市的大街小巷。
女孩明朗的笑容,幸福的不真实感,时间短暂,他不愿意多想。


直到一周后某一天,一袭黑衣的Hansol出现在花草遍地的院中,摘下墨镜,微笑着向Ten和Vera打招呼。

“My prince. It's time to go. ”






Johnny回归到研究所没日没夜的生活,他接手了新的项目,又开始了科学家的日常。失眠症像个老朋友,频频问候他。

黑色浅眠中,头痛伴着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某些画面。男孩温柔的叹息在他耳边,

“谢谢你,Johnny。”
“还有...”

“对不起。”



评论(19)

热度(33)